banner1
明清金門城遺跡
最後更新日期:2022.04.01
類別
史蹟
級別
史蹟
種類
其他場所:城郭、碑碣

(待保存及管理原則、保存維護計畫完成後填列)

公告日期
2022/02/14
公告文號
府文資字第11100104501號
公告公文
評定基準
1.具有遺跡或史料佐證曾發生歷史上重要事件者
指定理由
(一)在歷史、藝術與科學價值方面
1. 金門千戶所城的築城歷史,是14世紀後半以降明帝國海疆防禦的具體實踐,見證明代金門軍事防衛與金門城聚落發展之歷程。
2. 金門城的地理形勢險要,歷史上的名人在此地題字,留下大量碑碣、摩崖石刻,具有高度的藝術價值。
3. 金門城昔日外環以壕,城牆高度曾經歷過三次修建:明洪武、永樂年間、清康熙年間。牆體內部材料為夯土,外以花崗石組砌而成,其砌築方式可視為火藥類武器發展普及之時,中華帝國築城技術之再現。
(二)在與歷史事件連結方面
1. 金門城由江夏侯周德興承明太祖之命,於1387年(明洪武二十年)下令興建,是明代「衛所制度」的一環。
2. 歷史名人俞大猷曾駐守於此,他及後世多位名人,留下「虛江嘯臥」等碑碣群,反映了金門城「固若金湯,雄鎮海門」之勢。
3. 南明魯王兩度寄蹕金門,晚年活動於金門城附近,逝世於金門。清道光年間,由任職興泉永巡道之周凱於魯王疑塚北側立碑紀念;民國初年時,地方仕紳設魯亭紀念。
(三)在真實性價值方面
1. 金門城城跡的範圍可以明確被指認,部分城段基址、夯土牆體殘構、少數城基石條仍然存在。
2. 金門城內外的明清時期史蹟仍多,包括文臺寶塔、虛江嘯臥碣群、北門外明遺古街等。
(四)在整體性價值方面
1. 金門城的社會發展,具體呈現了明代以來的變遷,如軍戶成為宗族、軍政經中心成為傳統聚落等,古地城隍的祭典仍延續不斷,無形文化遺產的價值具有文化的整體性。
2. 金門城的空間發展,尚無大規模的都市化、現代化的干擾,雖有部分不當的公共建設(如城門)或私人的建築行為,然仍具歷史風貌的整體性。
3. 城牆遺構、石塔、歷史名人所留之摩崖石刻、碑碣及南明魯王疑塚等重要建物,對金門發展史兼具教育、環境永續、區域保存之價值意義。
(五)在稀少性價值方面
1. 金門城為我國唯一的明代千戶所城,北門外古街也是僅存的明中葉時期的店屋市街,具稀少性。
2. 金門城所承載的歷史、藝術與科學價值,因其時空環境的變遷,不易再現。
3. 即使中國大陸福建沿海的崇武千戶所城、銅山千戶所城(東山島)將城牆全部或局部的修復,但在有形與無形文化資產的整體保存上,金門城仍有其不可取代的價值。
法令依據
<<史蹟登錄及廢止審查辦法>>第2條第1項
所屬主管機關
金門縣政府
所在地理區域
金門縣  金城鎮 古崗段193、194、194-1、195、195-1、195-2、196等地號,與古塔段172、172-3、217、217-5、217-6、218、218-1等地號,及金門城測段177、197、197-1等地號,共計48筆土地
經緯度
24.3999 118.3008
主管機關資訊
名  稱:金門縣文化局
聯絡單位:文化資產科
聯絡電話:082-325643#819
聯絡地址:金門縣金城鎮環島北路一段66號
地籍資料
所在地地號
古崗段193、194、194-1、195、195-1、195-2、196等地號,與古塔段172、172-3、217、217-5、217-6、218等地號,及金門城測段177、197、197-1等地號,共計48筆土地,詳如附件公告表
現狀
1. 金門城東段
在城牆中段有兩處寬約5公尺之截斷口,為城內居民進出使用之便道,以及一座荒廢碉堡。可見城牆原始遺跡已因後代人為活動建設而有所破壞。且東段之砌石、夯土現無保護層,可能將受雨水沖刷侵蝕、植被覆蓋影響逐漸流失,然現存者仍為四段牆基中保存最完整者。
目前東段城牆夯土層上方雜林生長茂密,對比2004年《金門城古城牆遺址調查》中相對位置之照片及圖面發現,東段城牆砌石露出數量似乎減少,研判可能是因雨水沖刷、植物攀附而造成,其他周邊環境、夯土堆高度及寬度並無明顯變化。
東段城牆為四段城牆中保存殘跡最豐富明顯的一段,且周圍環境無緊貼城牆遺址之民宅建物,鄰近國定古蹟文臺寶塔及虛江嘯臥碣群等文化觀光要地,此外,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於2007年在金門城東南段新增一座仿古式城牆。
2. 魯王疑塚及周邊史蹟
魯王疑塚後方為樹叢,且通往墓區之石板路亦常有植生生長,需定期修剪整理,以維護環境清潔。
3. 文臺寶塔
國軍退守臺澎金馬時,曾企圖將此塔炸毀以免成為明顯之攻擊目標,故於塔底埋下五發炸藥,後僅引爆二枚,其餘皆無法引燃,是以今日文臺寶塔雖存,但塔身傾斜稍許,並於基石留下裂縫。該裂縫現由文化資產保存研究中心持續進行監測計畫,以防止持續劣化。古蹟本體保存現況良好,周邊步道設計得以讓遊客走動環視文臺寶塔之各面樣貌。
4. 虛江嘯臥碣群(含「名賢翫跡」碣群)
石刻現況皆屬良好,字跡以紅漆塗著,僅有局部附著苔蘚。2001年完成重建的嘯臥亭,石材色澤偏白,與金門在地偏黃的花崗石材格格不入,石柱位置又過於逼近勒石,遮擋「虛」字右部。而後因金門酒廠之興建,由此俯眺的景觀受樹林與建物屏蔽,需重新考量此處之視域景觀。
5. 金門城南門外「行人贊」碑碣
此摩崖石係明萬曆3年(1575年)所題刻,距今已四百多年,長期風化下,字跡周圍苔蘚星佈,緊鄰一座豬舍,故不易被察覺。此石刻極具歷史價值,呈現從金門城建城軍事與商旅跋涉此路的艱辛,倘將此古道加以清理,更能讓人親近這段歷史。
6. 明邵朴庵墓道碑
墓道碑現況保存良好,字跡清楚。鄰近道路,惟缺發自東城門的引導。

(資料來源:史蹟清冊)
與該文化景觀直接關連之具有歷史、文化、藝術、科學價值之口傳、文獻資料或生活、儀式行為
1. 金門城東段
2. 魯王疑塚及周邊史蹟
3. 文臺寶塔
4. 虛江嘯臥碣群(含「名賢翫跡」碣群)
5. 金門城南門外「行人贊」碑碣
6. 明邵朴庵墓道碑
地區發展與特色
1. 金門城東段:
東段城牆殘跡位於金門城東門西南方,城牆外側為寬5公尺之柏油路,城牆內側現況為農用耕地,紅土堆下方可見明顯城牆砌石,紅土堆上植生茂密且有大型木麻黃生長。城牆現況依砌石疊砌層數可分為三種:三層疊砌、兩層疊砌及僅一層砌石,經測量之砌石長約80公分;寬約18公分;高約18公分。

2. 魯王疑塚及周邊史蹟:
清道光16年(1836年),金門文人林樹梅按沈光文輓魯王詩序「葬於金門城東之青山岩,坐酉向卯,其前有湖,右多石峰,魯王嘗倘遊其地,題『漢影雲根』四字於石」,判定此墓為南明魯王朱以海墓塚,並報請福建興泉永巡道周凱定為魯王墓,並於此處清界址、加封植,樹碑以表之,墓碑所記文字為「大清道光十六年歲次丙申四月建 明監國魯王墓 福建興泉永道富陽周凱書」,石碑上緣為雙龍戲珠浮雕,墓碑後方刻有墓碑陰記。
對日抗戰期間,金門亦有愛國文人、商僑為彰顯抗戰精神,除地方官員外,以吳錦章首等人共捐銀伍百肆拾玖元弍角特建魯亭於此表抗戰之情,並於門柱題文對聯;亭中立有蔣中正所題的『民族英範』碑,表示對抗戰領袖之敬。
後於1959年因國軍於金門城東、古崗湖西側構工時,炸山取石,發現魯王真塚及壙誌。故此疑塚經專家學者開掘考究,由出土之宋元豐通寶、銀飾、骸骨等物,得知為一宋代命婦之墓,而其身世尚未詳。

3. 文臺寶塔:
文臺寶塔位於金門城東南方南磐山麓,明太祖洪武20年(1387年),江夏侯周德興築金門城,並於島上太武山、矛山、南磐山築「倒影」、「矛山」、「文臺」三塔為航海標誌。其中倒影、矛山二塔因地震、戰禍受拆毀,近代雖經重建,而目前僅存文臺寶塔為原物,更顯其彌足珍貴。
文臺寶塔塔身以花崗石壘砌而成,是一座五層密檐式實心塔,塔的平面呈六角形,在第三層的一塊石條上橫刻著「奎星聳照」四字與「奎星踢斗」圖像。塔高二十餘尺,是鄰近海面航海燈塔,也是一座祈求文運的風水塔,1985年指定為第一級古蹟,2001年修正為國定古蹟。
塔基磐石上之石刻相當豐富,含明代百戶陳輝所鐫之「湖海清平」及「文臺寶塔」、國畫大師張大千所題「國之金湯」,及前國防部長黃杰所題「碧海丹心」等字跡。
國軍退守臺澎金馬時,曾企圖將此塔炸毀以免成為明顯之攻擊目標,故於塔底埋下五發炸藥,後僅引爆二枚,其餘皆無法引燃,是以今日文臺寶塔雖存,但塔身傾斜稍許,並於基石留下裂縫。

4. 虛江嘯臥碣群(含「名賢翫跡」碣群):
金門城南隅南磐山上,鄰近文臺寶塔之巨巖群,為金門摩崖石刻最豐富之處,「虛江嘯臥碣群」於1991年指定為第二級古蹟,後於2001年公告修正為國定古蹟。
此區域有明代任金門千戶所千戶俞大猷所題之「虛江嘯臥」以抒大志,石刻現字跡以紅漆塗著,2001年完成嘯臥亭重建。尚有俞大猷與地方仕紳所題之「大觀」、「觀海」、「砥柱」、「如畫」及「汪洋滄海,波浪怒來,我有片物,揮之使迴」等詩句之摩崖石刻,筆鋒蒼然有勁,充分點出臨海遠眺,極目東南之美景。
明萬曆38年(1610年),何喬遠在永寧衛千戶黃懋絢的邀請下共四人一起到金門遊歷,抵達嘯臥亭時,在黃懋絢的建議下,四人各寫就一詩,刻於虛江嘯臥前方較低的岩壁上,也就是現今酒廠內的儲酒坑道旁。署名山人粘洪坦為四言詩、其後為黃泗清和何喬遠的五言詩,黃懋絢為六言詩列於最後。當他們寫完詩後,黃懋絢在此詩碑南側的岩壁上刻下了「名賢翫跡」四字來紀念這次的遊歷,落款為「懋絢」書。

5. 金門城南門外「行人贊」碑碣:
古者行船至港,下船後需肩付挑扛重物步行經「清水崎」,進金門城,其間多陡坡,且巨石盤旋,行至此均需稍歇。有心人悟行來艱辛,特碣:「繫路崎嶇,擔負赼趄,仁者倡義,人利走趍,曷以報之,後裔蕃滋。萬曆乙亥年行人贊」,此摩崖石係明萬曆3年(1575年)所題刻,距今已四百多年。

6. 明邵朴庵墓道碑:
此墓道碑位於東門外東南側,往古城國小道路旁,為金門第一位武進士邵應魁及其弟邵應祿為父親邵元(字朴庵)與母親楊氏所立,碑文為「晉江趙恒書 明贈昭勇將軍都指揮僉事 朴庵邵公暨淑人楊氏神道 孝子應魁 應祿立」。
邵應魁聰慧過人,二十歲參與鄉試即中舉,翌年,明嘉靖二十六年(1547)中武進士,為同安登武第之首。嘗與俞大猷同遊文臺寶塔,登上巨石時,聽聞俞大猷感嘆道:「大丈夫生於世間,皓首窮經,意欲何為?不如仗劍殺敵,保家衛國。」邵應魁大為感動,又目睹俞大猷指揮若定,捍衛家園有功,萌生「大丈夫當如是」想法,決意「投筆從戎」。
嘉靖三十四年(1555)因破倭有功,先升永寧衛指揮使,後升福建都司、署都指揮僉事(秩正三品)。其父邵元字朴庵也因此獲誥贈此官階。
TOP 回首頁